做波鞋拆家有想像中咁賺錢嗎?中港賣波鞋3大實況

廣告

賣波鞋真係好風光?作為一個sneakerhead,如果你問我為什麼排對鞋可以從日落排到天光,我想除了喜愛之外還有你我都知道的原因:有時要以原價買到一雙喜愛的球鞋並不容易。喜歡的鞋子有時候買不到原價,就要挨天價啦。不妨計一計一年究竟可以賺幾多。

1

為何買一對鞋這麼難?除了波鞋本身就是限量之外還因為有這群人:他們好像總有各種不同的手段提前拿到某對最hit的波鞋,而更多時候他們請來的大批黃牛還抽鞋,好多時不得不承認要買到一對罕貨,始終要靠這班拆家先至入到手。

這群人就是靠炒賣波鞋創造出自己風光生活的群體——賣鞋仔。

可能各位印象中炒家們總是風光無限,但其實他們一年到底可以賺幾多?我問了問幾個做波鞋生意的朋友,幫他們計一計數。

1.H先生:擺在眼前的波鞋,一年收支可以有幾百萬

生活在上海的H先生,在這個內地最重點的城市靠著資源的積累,早已有一條自己的買賣鞋網絡。

2

以前我都玩球鞋,所以認識了很多不同的人,以前剛開始做販子的時候會自己去排隊,到後來每逢發售我只用請黃牛去排隊就好。 講起做鞋販的細節,H多少會有些提防。

3

最早時親力親為,到後來收到風聲預計著請黃牛排隊,又或是平時批量進貨,現在H租了一個貨艙,在家裡就可以處理好自己的波鞋生意。

我主要賣的是貴價款,做開有名氣之後可以賣到一個偏高的價錢,生意做開之後H的名聲讓他不愁客源,一對鞋成交價從5000人民幣到上萬都會有,平時走些普通款,每天至少穩定會有3000-5000人民幣的營業額。

4

H先生每日平均營業額)

2.廣州香港兩邊跑的Christ:做水貨其實沒你想像中舒服

為了最快能夠拿到內地不發售的特別版本,再食一層匯率的差價,今年20出頭的Christ成了固定每兩周往返香港和廣州的水貨。

5 6

會自己去,也會請到一些所謂的香港買手幫我在香港入貨,在做水貨的過程之中Christ聚集了一些香港朋友會幫他在前線奮戰。

Christ初衷是為了以販養鞋,賣鞋的錢用來幫補自己玩波鞋的支出,而進入了販子的圈子里之後,他也認識了不少同行,這之中有機遇也有風險。

以前認識了一個同行,帶我一起入期貨,就是由中間人去找國外門路入鞋,以低價批發一套一套的全碼球鞋給我,但是要等很長一段時間到貨。 由於主要跑香港和國外,Christ的客人大多等得起,所以他並不著急發貨。

(沒人想到NMD後來反應如此火爆)

當然,一套一套批發的高利潤背後也暗藏風險:有次通過買手朋友認識了據說是香港一間店鋪的人,當時答應了NMD’東京配色會留42.5-44碼一共10雙的鞋子給我,後來可能那個人看市場價錢升了起來,所以沒按約定供貨。

那一次已經接受客人訂金,Christ只好自己貼錢找其他波鞋鋪加錢收貨,自己補貼賣鞋。沒辦法,有時就是估你唔到咁火熱,一年總會虧點錢。

7

Christ當時的預定價格是1900,後來一雙鞋要倒貼2300人民幣進去)

Christ這樣的會為了信譽貼錢發貨,而更多逐利的水客販子,選擇的是退回定金不發貨,白白耗費客人的時間。

3. 北京倒爺阿冰:品牌不斷出招,黃牛黨越來越難撈

拿了號的過來領錢,身份證、信用卡和你們的號留下,要是中獎了我們會通知你們過來,把剩下的錢補給你們,在北京排過隊買鞋的鞋頭可能會覺得阿冰眼熟,請黃牛排隊的他在發售現場一點都不掩飾。

8

(阿冰的軍團

阿冰一半在一些論壇上發佈兼職招聘信息,吸引不關注潮流和球鞋的普通學生、散工為他排隊。什麼都不用做,只要排隊就可以穩賺100人民幣,很多人都來應徵。

過去店鋪發售方式一般是先到先得,或是為了控制聚集的人數控制派簽的數量,阿冰只要讓黃牛們為他佔夠數量,就可以控制好成本和收益。

9

不過這些年阿冰越來越難在請黃牛的做法上獲益。現在發售方式不同了,抽籤的店鋪只用發短信就可以登記抽籤信息,很難控制請人的成本,阿冰也不是沒試過請人發短信登記,一人50的報酬。

10

可是實在控制不了發短信的全部人數,而且事後波鞋價格波動也很大,每次都像看股票一樣看著價格計算請人的成本,太難了。 阿冰最慘的一次,連鞋子原價和請人一共花了15000人民幣在10雙Nike KD 6 ‘Aunt Pearl’上,結果鞋子有價無市到現在還壓著3雙,其它也是蝕本賣出,一共可能蝕了5000人民幣。

11

(這對鞋現在只是有價無市,賣得便宜就會蝕錢,賣到市場價格則面臨壓貨)

到現在阿冰的經營方式有點像上海的H先生,但他主要是靠找到路子低價拿到一些普通款,以調貨的方式幫其他的賣家發貨。

代理貨一單一般能賺到30人民幣左右,一日大概可以接到230單,一個月下來也能賺到2萬來元,雖然看起來很輕鬆,不過阿冰每天都要往返不同的貨源店鋪和快遞站,有時還會被人放飛機,也稱不上是賺得舒適。

12

(阿冰每天都要不斷留意大量的徵鞋訊息,換言之,你買鞋好多時都不是現貨)

三位都不願意露面或透露更多細節,也許波鞋炒賣圈裏的潛規則則牽涉到更多。這些較具規模賣鞋人士一年穩定能夠有上百萬的成交額,但成本亦相當高。

如果保險點來看,假設他們一年保底有50萬人民幣的交易額,開除請黃牛,自己奔波往返的交通費,和期貨遇上的不明虧損等等,他們一年的成本也要花去15萬左右。反倒賣的波鞋越貴,成交額和成本自然也越高。

不過這15萬元的成本,最終會由未能原價入手的買家補上,比原價舊一兩百加價成交抵消。

13

(波鞋子永遠有新貨,賣家們也永遠停不下來在購買)

以前總覺得波鞋炒家每對鞋都可以賺盡原價和炒價之間的差價,沒想到其實大家都係打份工呢,都係多勞多得的辛苦錢。

(426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