冇買唔好自認Sneakerhead! 究竟VaporMax有乜把炮鏈贏adidas?

廣告

Nike Air VaporMax Flyknit的出現,挽救了Nike在這2年間的頹勢,雖然數字上Nike仍然以45%的美國市場佔有率成為大贏家,但外行人都看得出adidas的氣勢和受歡迎程度與日俱增,在美國亦錄得紀錄性新高的10%市場佔有率。這場及時雨得來並非僥倖,而是過去30年所建立的努力成果。

Nike Air,無疑是Nike最引以為傲的防震技術,Air MaxAir ForceAir JordanAir WovenAir Presto等耳熟能詳的波鞋一路走來稱霸了接近20年。

vapormax_001
(圖片來源:Nike)

其實第一對配有Air的波鞋並非Air Max,而是比Air Max要早上9年面世的Air TailwindAir氣墊可以形容為70年代太空競賽的副産品,其概念由航天科技專家Frank Rudy1977年向Nike提出,令人驚訝Nike只用了1年時間就研發出首個3/4腳掌內藏式Air,並在1978夏威夷馬拉松前夕限量發售了230Tailwind,跑手感受過其避震功能後一律讚口不絕,Nike Air皇朝由此而起。

vapormax_002

vapormax_003

(圖片來源:Complex)

爆發點發生在1987年,Nike首席設計師Tinker Hatfield出身自建築學系,一直有志於把建築技巧及技術融合到波鞋設計上,在一次到法國的旅途參觀了龐畢度中心(Centre Georges-Pompidou)Tinker回國後一直對這幢把鋼筋和管道透過玻璃祼露在外的前衛建築念念不忘,忽發奇想何不把波鞋中底挖空形成一個窗子,直接讓Air露出,既可揭開氣墊的神秘樣貌,又可加入色彩吸引目光,最重要的是能夠進一步向世界多方面展示Nike Air這個技術,第1對劃時代的Air Max就是這樣渾然誕生。

vapormax_004

vapormax_005

vapormax_006

vapormax_007

(圖片來源:Highsnobiety,Nike,Thousand Wonders)

然而上述故事只說了一半,Air Max 1的設計並非一步到位,相反這是反覆設計的成果,Tinker最早展現的Air Max草圖其實是現在的Air Max ZeroTinker想要將鞋面設計得更舒適,除去鞋尖和鞋跟的包邊位置,一切從簡,但設計歸設計,以當年所能提供的技術和材料都不夠先進,最後無法生產。面對現實,Tinker被迫重新詮譯設計,造就了第二生命的經典Air Max 1

vapormax_008

vapormax_009
(圖片來源:Nike)

Nike的野心就如充氣中的汽球一樣,隨時間推進愈變愈大,另一款膾炙人口的Air Max 90用上了跟Air Max 1同樣的Air,分別只有尺寸和空氣容量上的提升,假設中底面積不變,那Air變大則代表中底可以減少使用防震泡沫(EVA Foam)的範圍,於是Nike1991年便把心一橫索性將窗子造成180度橫跨鞋底,這個Air Max 180概念是Air Max史上最難實行的計劃之一,難度在於既要搜尋堅硬又耐用的透明物料與Air Bubble連成一體,又要嵌入中底而不影響承托整個人的重量分佈,否則會影響腳部的舒服度和實戰性能,回看起來這個挑戰恰好為現在的VaporMax打好了基礎。

vapormax_010

vapormax_012 vapormax_013Air演化腳步隨科技進步得以大躍進,吹塑成型(Blow Molding)新倒模技術令生產Air Bubble時可以突破氣壓限制,任意依設計製作理想的Air形狀,變化大了後的Air設計來得更大膽更具侵略性,開始在Air Max 93採用3D立體設計,變成270度可見式Air,但有時過份將重點落在科技而忽略本身的鞋款設計也是致命的,笨拙的外型加上累贅的AirAir Max 93未如前幾代般受外界歡迎。

vapormax_014 vapormax_015還好Nike只用了2年時間就反應過來重整旗鼓,以全新姿態的漸變色波浪鞋面設計震撼世界,加上是首對加入前腳掌可見式Air的波鞋,令蠶蟲鞋Air Max 95成為經典中的經典,亦是首對正式打入潮流界的Air Max,不但受到木村拓栽追捧,連日本漫畫GTO都有加入Air Max 95的情節,可想而知當時Air Max 95在日本的熾熱程度是何等瘋狂。

vapormax_016 vapormax_021
(圖片來源:Nike)
vapormax_020 vapormax_019
(圖片來源:Jusky)
vapormax_017最近金銀子彈
Air Max 97連發重新復刻依然大賣,這對源自日本新幹線「子彈火車」概念的全腳掌Air Max其實是Nike邁向「無泡沫塑膠」的中途站,泡沫塑膠雖然穩定性高,但因密度結構問題容易老化,空氣和水份因長期擠壓在中底進出會急速破壞其結構,比Air的生命週期更短,這個正正就是Air Max 90中底容易粉碎的原因,而Air Max 97的一體化Air變長變大了,代表它的耐用性又得以再次提升。

vapormax_021 vapormax_022

直到2006年,真正的「無泡沫塑膠」Air Max 360才出現,將泡沬塑膠完全拋棄,實現了近360度可視式的全底Air,自此Air Max逐漸進入穩定發展年代,往後日子都沒有重大突破,市場焦點由鞋底轉向鞋面。

vapormax_023 vapormax_024

很難想像Flyknit已經出產了5年,美國時代雜誌將Flyknit Racer選為當年的10大發明之一,以精密的織法將鞋面一體成形,前所未有地創造出輕如羽毛又合腳的鞋面,為沉悶的復刻市場重新燃點起創意引擎推進波鞋設計發展。輕量化是Nike和跑手一直追求的重要課題,自1985年開始,Nike設計師Bruce Kilgore就研發了「襪套」鞋的開山鼻祖Sock Racer,這對近幾個月才剛復刻過,而且更加入了Flyknit。而襪套球鞋的定義,是沒有鞋舌的波鞋,把鞋舌溶入鞋面完全一體化,由於波鞋的基本功能需要保護腳背,因此襪套球都會選用有彈性的物料製造,緊貼包圍足踝位置。這個去除鞋舌的設計,令用戶的舒適度大幅提升,避免頂腳,達致平常著襪般舒服,這個道理對有穿過Air Presto的人一定明白,鞋帶大概只剩下裝飾作用。

vapormax_025 vapormax_027 vapormax_026

(圖片來源:Nike,Sneakers.fr)

科技以人為本,但機器和電腦發展卻令部份人力丟了飯碗,帶來的正面影響是令人生活質素有所改善,Sock DartNike史上第一對採用電腦編織技術製造的波鞋,是影響目前Flyknit技術的重要藍圖。

vapormax_028 vapormax_029
(圖片來源:Complex,Endclothing)

Tinker Hatfield的先見之名,令Nike察覺到建築理論對波鞋的影響性,2008年的Flywire技術,利用吊橋原理把幼絲加到測量過的波鞋支撐點上,令鞋面結構在減少用料的情況下仍然可以保持堅固和堅挺,避免像Sock Dart鞋面因失去支撐而下陷的情況發生,這就解釋了為什麼Flyknit能做到又輕又堅固的現象,今天我們也可以在VaporMax身上找到Flywire的痕跡。

vapormax_030

以上種種都是成就VaporMax熱賣的客觀事實,30年來的研發結晶非能夠用一紙一墨來形容,還要配合天時人和地利,當然VaporMax自身也加入了重大的突破,由「窗」變成了「雲」,過去Air氣墊要靠一層額外橡膠包圍保護Air增加耐用性,結構受限製,新技術令Air能夠突破天際天馬行空成形,每個Air均可獨立運作,拆掉「窗框」真正Out Of The Box,做到360度無死角可視式Air

vapormax_031 vapormax_032
(圖片來源:Nike)
Nike Air VaporMax Flyknit的發佈和推出過程也是挺有趣的,其實VaporMax於上年3月在紐約舉行的Nike創新發佈會已經正式公開,但當時眾人的焦點都落在「未來系」自動綁帶跑鞋HyperAdapt之上,除官方新聞稿外幾乎沒有人提及過VaporMax的存在,所以有理由相信Nike有意安排VaporMax在今年Air Max 30周年才「正式」推出市場,哪「非正式」呢?要談及VaporMax引起大眾注意的一刻,是在201610月巴黎Fashion Week COMME des GARCONS 17 Spring/Summer的行Show天橋上,模特兒穿著2017年春夏系列搭配全黑色VaporMax也毫無遺和感,憑川久保玲去掉鞋帶,加上COMME des GARCONS Label的簡單改動,就輕易把VaporMax的潮流感推到Hi-Fashion的層次。Nike和玲姐這次在時間和策略配合得天衣無縫,VaporMax得到時裝界人士注意已注定成功,接下來要由上而下打進Mass市場已經像探囊取物般容易。

Comme des Garcons vapormax_034
(圖片來源:EUkicks,Nike)

今年Nike326 Air Max Day的安排別有用心,大家還以為去年326票選冠軍atmos Air Max 1會壓軸登場,誰不知最後的主角竟然是VaporMax,邀請G-Dragon作為代言人鋪天蓋地宣傳,整個3月每天都被報章雜誌、FacebookInstagram等媒體洗腦,連身邊沒有追開波鞋的朋友都接連查詢,以Nike來說,VaporMax入屋程度是近年少見的,需知道Nike過去2年被adidas迫得太緊,不少死忠都接受現實跟Kanye West轉會三間,瘋狂購買Ultra BoostNMDYeezy,然而觸怒了一隻飢餓的老虎,下場是慘淡的,自VaporMax推出以後,愈來愈多潮流界指標性人物親自上腳,例如余文樂、陳冠希、Supreme女神Adrianne Ho等,銷量自然節節上升,更連帶其他Nike波鞋的銷量都逐漸回穩。波鞋市場大執位後,VaporMax不但撲滅了NMD的氣勢,還殺掉了同門的Flyknit Racer,惜日被秒殺鞋款如今無人問津,市場定位重疊,同樣是Flyknit鞋面,無可厚非當然是配個新鞋底那款比較吸引。VaporMax在時裝設計師眼中的可塑性很高,繼COMME des GARCONS之後,我們當然樂見其他合作聯乘版本,例如Virgil AblohOff-White VaporMax就令人非常期待。

vapormax_035 vapormax_040 vapormax_039 vapormax_038 vapormax_037 vapormax_036

(圖片來源:hypebeast,nike)

初次穿上VaporMax需要一點時間適應,因為腳感很「彈」,雖然鞋頭闊但鞋身又有點窄,所以腳板較闊的人需要比平常Size買大半碼,在光滑的平地很咬地,但在下雨的濕滑地面又有點跣腳,而且在立定的時候亦有點難找到重心,這些都是VaporMax在未來要解決的事情,延續Air Max不停演變的傳統。

Txt by GEEKYBRIAN

(264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