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JP依啲先叫日本版,東京波鞋鋪兩大龍頭限定Dunk

廣告
廣告

在信和買波鞋的年代,經常會留意到水貨鋪會用「日本版」做賣點,日本版顧名思義只有在日本區域販售,在廉航仍未出現的那些年,Steve Jobs仍在世埋頭苦幹研究推出iPhone,可沒有一年去幾次日本Shopping、搶機票等活動,所以當年日本版就是釘著高人一等的標籤,當然也包括價錢。行內通稱日本版做「CO.JP」,千禧年前後是日本波鞋界的爆發點,不同品牌差不多同時間企劃了一系列日本版,包括當年在香港一時無兩的New Balance MT580,連影帝梁朝偉都要穿上MT580 TN1。

001

(images: 虎撲)

CO.JP Dunk Low曾經在2011年復刻

002

(images: Solecollector)

說到日本波鞋界人物,90後大概會先想起藤原浩,然而背後支撐和宣揚日本波鞋文化的人卻有很多,他們不單為喜歡波鞋的人建立了購買波鞋的渠道和聚腳點,也把日本波鞋文化推廣到全世界,其中2個不得不認識的是國井榮之(Kunii)和本明秀文(Hommyo),他們就是日本波鞋界享負盛名2大龍頭mita sneakers和atmos的靈魂人物。

003 004

(Images: Size, Complex)

廣告

國井榮之是mita sneakers的創作總監,除熟悉日本傳統文化外,也熟悉波鞋歷史,mita跟運動品牌合作和提案的數量超過200對,接觸過他的話會形容他做波鞋百科全書,辦公室的枱面、枱底、儲物櫃等每個地方都堆滿波鞋Sample,是個教父級的Sneakerhead,經常跟前MADFOOT!設計師,現任TIMAI主理人今井タカシ(IMAI)在東京舉辦「SNEAKER SPEAKER」波鞋研討會。他們2人加上創立HECTIC和realmadHECTIC的裏原宿教父板仔江川芳文(YOPPI),共同打造了mita x realmadHECTIC x New Balance MT580,讓New Balance在潮流界經歷了幾年小陽春。

005 006 007 008 009

(Images: houyhnhnm, Hunting World, Kenlu)

最近CO.JP企劃難得再次出現,mita源用2004年「溫故知新」Air Force 1設計,把鞋身分開3個區域,用駝鳥皮、麂皮和漆皮分別代表80、90到千禧年代的演進,簡單概括了每個年代用在波鞋上最受歡迎的物料,而且今次並非原全移植,顏色分佈採用了當年最終沒有投入生產的Sample版本,情況跟另一對mita版的Air Max 95 Prototype一樣,賣波鞋之餘不忘故事性,又能勾起回憶,標明CO.JP日本版,只有在mita sneakers、原宿Nike和南青山Nike Lab發售,所以推出當日有500人聚集在上野,即日完售。

010 011 012 013 014(Images: keedan, kenlu, Nike)

廣告

說到mita,當然也要說一下atmos,創辦人本明秀文是個腦筋靈活的生意人,把波鞋王國的版圖擴展得越來越大,與Nike關係極好,基本上在日本的主要旅遊地區都可以找到atmos或跟Nike合資經營的Sports Lab by atmos,甚至遠在New York也有分店。以對波鞋界的影響力來說,atmos的影響是世界性的,去年贏得全球Air Max Day票選,並在今年復刻的正正就是2007年由atmos提案的"Elephant" Air Max 1。

015 016

(Images: Nike, atmos)

追溯atmos首次跟Nike聯乘是在2001年,別以為由atmos設計就一定會有豹紋、虎紋、大象紋、迷彩等驚艷設計,第1次合作只簡單用了Georgetown配色,同時推出了Air Force 1和Dunk Low兩款。今次atmos的CO.JP企劃就是用上2001年第一次合作的概念,將Air Force 1和Dunk Low的配色同時用在新的左右腳Dunk Low上,打造成一對「Mismatched」鴛鴦鞋,加入麂皮和漆皮,跟mita的CO.JP版本一樣,這對atmos版只會在atmos、原宿Nike和南青山Nike Lab發售。

017 018 019 020 (Images: Nike, Flightclub)

現任atmos設計總監Hirofumi Kojima把2001年和2017的CO.JP版放左一起。

021

(Images: Instagram)

除以上2款CO.JP外,還有最後一款日本限定的「What The」Dunk Low在7月22日發售,配色以「What The」概念設計,左右腳各自配上鴛鴦彩色。假如用上2002年CO.JP彩虹Dunk Low作為鴛鴦「What The」藍本肯定會更加吸引,可能考慮到彩虹Dunk Low在2013年已經復刻過,現在這個版本反而更象九州福岡地區限定的博多祇園山笠祭Dunk Low。

022 023 024 025 026

(Images: Nike, Hypebeast)

自從經濟全球化,除日本Converse獨立自主不時有日本版外,日本限定的波鞋已買少見少,廠商都著重銷量而忽略了推動波鞋文化,不著眼於幾百至一千對生產數量左右的特別版上,其實定期做好Branding,品牌形象在消費者心目中自然會有所提升,無形中刺激消量。

 Txt by GeekyBrian

(2678)